大咖驾到 | 云杉医疗外科专家朱立元教授

2019年05月01日



      所有职业中,医生最无法速成。从医学生硕士博士到住院医师,从主治医师到主任医师,要耗费几十年的漫长光阴;而从一位普通医生,成长为一位名医、大医,更是需要一生持续不断的磨砺。朱教授从1965年起从事普通外科工作,从医50余年,攻克一个个医学难题,完成手术近万例且无一例死亡,发表文章100余篇,参加编写“胃肠外科学”等专著5部……他就像一位攀登者,披荆斩棘,一步步攀向医学高峰。


朱教授于2001年6月在深圳特区报发表的《癌症手术可提高生存质量》


2002年9月深圳商报“深圳名医系列报道”专访朱教授


朱立元教授擅长腹部、甲状腺、乳腺疾病的诊断及治疗,对胃癌根治全胃切除消化道重建、直肠癌根治保留肛门手术、乳腺癌切除保留乳腺手术有深入研究。有600余例门脉高压症断流手术经验;连续61例胰头十二指肠切除未发生胰瘘,该手术历来被认为是腹部外科难度最大、最复杂的手术之一,涉及组织器官众多,解剖复杂,术后并发症多,其中胰瘘是最常见的并发症,相关死亡率高达20%~40%,因而堪称腹部外科“皇冠上的明珠”。


心怀患者医德隽 学问精处是苍生


作为曾被深圳商报报导的深圳名医,朱教授经常被问及“如何做一名好医生?”,“主刀手术近万台,如何做到无一例严重并发症、无一例死亡、无一例医疗纠纷?”,也总是有年轻医生向他请教手术体会和经验。


朱教授于2005年在北大深圳医院院刊发表《如何做一名好医生》


医学之路,从来就不曾轻松。扁鹊见蔡桓公而知病,张仲景断王仲宣眉落半年而死,这都是漫长研习和临床实践的结果。“要成为一名好医生,首先就得技术过硬,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朱教授表示,“这就要求我们多实践,多上台,做100台手术自然会比同样的10台手术体会深得多。其次,要从失误的惨痛教训中吸取经验,同时也要总结前辈的经验教训,补充自己。”


“但是,好医生还应该是心理学家。”朱教授能成为医学大家,靠的不仅是医学技术的精进,更是对患者极端热忱的人文关怀。


1991年和2000年底,朱教授受卫生部和国家教委的派遣,作为高级访问学者两度到日本留学,研修肝胆胰外科及癌症手术。就在回国一年后,也就是2001年年底,他接诊了一位十二指肠肿瘤患者,因肿瘤较大,这个手术在整个普外科是最大的腹部手术,其术后并发症及死亡率均为腹部手术之最。朱教授看完患者CT诊断片后,又从平躺、侧卧、半跪三个方位触摸患者腹部来实际掂量患者的肿瘤,并检查了患者肛门和眼睛。患者深受感动,其他专家都仅仅只是看CT,只见疾病不见“人”,朱教授这几个“小动作”,让他立即决定“手术非朱教授不可”。             


随后,无影灯下6小时,朱教授从患者身上切除下巨大十二指肠肿瘤,连同胰头、胆管、部分胃和横结肠。最终,手术非常成功,无并发症。


患者时任深圳商报主任记者,术后刊文感激(2001年12)


回忆起这个事件,朱教授感受颇深,一名好的医生,必须善于与患者沟通,重视、关爱和尊重患者。只有既能治病又有人文关怀的医生,才能最终成为大医。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朱教授始终不忘恩师——中国外科之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裘法祖教授的教诲:“一个合格的外科医师应当具有一丝不苟的责任心、良好的医德、扎实的理论基础和操作基本功、丰富的临床经验及娴熟的手法。"从医50余年,他一直坚持学习。工作上“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对待每台手术都当第一台来做,不论手术大小,术前都会仔细研究病历、与影像科共同读片、看手术图谱、思考术中可能出现问题,以及手术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和预防措施,追求100%完美。


手术操作中,朱教授开腹手术也要微创,“找到间隙,操作轻柔,娴熟解剖,预先止血"。目前,朱教授做胃癌、肠癌的根治手术,出血量可控制在100毫升以内。胃切除术后胃管可无血,甲状腺手术可仅用1-2块纱布,显著减少了对病人的损伤。


不论是古代“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壮志,还是现在为治病救人而学医的豪情,从医之路,从来都是个艰苦的过程。名医,不是职称、职位,不是考核标准,而是精湛的医技、良好的医德,和患者的口碑。提及自己的从医生涯,朱教授严肃而不失风趣,简洁而不失深刻。也让我们明白,这位普通外科的主任医师,所创造的不“普通”医者事业,凭借的正是那份对“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医者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