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驾到 | 云杉医疗外科专家吴文特主任

2020年11月09日

吴文特,云杉医疗外科副主任医师,SICOT(国际创伤与矫形医师协会)中国部足踝外科委员会委员,湖南省康复医学会关节外科分会足踝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分会足踝外科学组青年委员,中华医学会骨科分会足踝外科学组青年委员,中国糖尿病足防治联盟委员。

在三甲教学医院外科从业经验近20年间,吴文特主任担任大外科秘书、骨科副主任医师等职务多年,临床经验丰富,擅长骨外科疾病的诊治,尤其是足踝外科与关节运动外科手术。精通复杂四肢关节骨折、髋臼骨折、足踝部畸形矫正手术、膝踝等部位关节镜手术、常见骨病骨肿瘤各类手术。


足踝外科的领跑者:

当地率先开展高难度矫形手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体骨骼大约25%集中在足部,绝大多数的人在一生当中都会遇到足踝伤病。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足踝部伤病发病率为10-24%。从常见的踝关节扭伤到各种先天足发育问题,比如高弓足、扁平足、拇外翻等,足部健康已成为影响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

足踝外科作为国内新兴临床学科,目前国内有经验的足踝外科医生相对缺乏,其发展需要优秀人才的积极参与。2019年,吴文特主任投身于足踝外科事业,在上海同济大学跟随我国著名骨科专家俞光荣教授学习足踝外科技术,后在当地率先开展了重度高弓马蹄足组合式截骨矫形术、陈旧性足踝部骨折畸形愈合后截骨矫形手术、第三代拇(趾)外翻微创矫形手术、平足症矫形手术等高难度手术,为当地足踝外科发展做出重大贡献,在当地的足踝外科界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成人重度高弓足术前 (患者站立、行走需扶持辅具)

高弓足患者术后外观明显改善,经锻炼后功能改善,行走正常且能下蹲


吴文特主任曾遇到过一位中度拇(趾)外翻患者,因拇外翻导致疼痛、穿鞋困难,医生建议行常规微创手术治疗,但由于手术恢复时间长(术后需长时间捆绑足趾),该患者一直惧怕进行手术,针对该患者的情况,吴文特主任采取了第三代拇外翻微创矫形术,该手术具有创口小、康复快速、疗效稳定等优点,术后伤口愈合即可下地行走,手术效果得到了患者及家人的高度任何。

第三代拇外翻微创矫形术

骨关节炎诊疗的探索者:

治疗策略应阶梯化、个性化

如果说人体是一台机器的话,那么想让一段段骨头自如运动,就需要「轴承」,对人体而言,这个轴承就是关节。骨关节默默耕耘、劳苦功高,却也会在日积月累中“积劳成疾”,骨关节炎已是全球60岁以上人群中最常见的疾病,是全球第四大致残性疾病。中国可谓是骨关节炎的“超级大国”。

对此,吴文特主任表示:“骨关节炎这一慢性疾病管理重点在于早诊早治,及早干预。治疗策略应该阶梯化、个性化,基础治疗、药物治疗、手术治疗需要循序渐进,同时也要根据患者不同阶段的疾病进展情况,采用个性化、针对性的治疗方式。”

吴文特主任曾师从我国著名关节外科专家胡懿郃教授(中华医学会骨科分会常务委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大外科主任、大骨科主任)学习,专注髋、膝、肩关节置换手术及保髋、保膝手术,擅长各类骨关节疾病的诊断及阶梯治疗,针对骨关节疾病的不同时期及患者需求开展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关节注射治疗(富血小板血浆(PRP)技术、玻璃酸钠等)、关节镜微创手术、腓骨截骨减压及胫骨高位截骨术、股骨头坏死中早期的各类保髋手术(保留关节、改善症状、延迟关节置换时间)以及将快速康复技术应用于常规的髋、膝关节置换术。

对于髋关节手术的治疗,吴文特主任一直谨记老师胡懿郃教授的教诲,“髋关节置换须求真、求确、必遂、必专:追求恢复患者最接近自然生理结构的「真」,稳定无痛关节的「确」,确实可行、将复杂的事情变简单的「遂」,细节完美、最大限度维护患者利益的「专」。”

髋关节置换手术前 X 片

髋关节置换手术后 X 片

吴主任曾为一名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行髋关节置换手术,手术前患者胸、腰椎已完全融合,失去了活动能力,严重影响正常生活。为缓解病痛、提高生活质量,根据患者病情,结合体格检查、影像检查结果,吴文特主任为患者行髋关节置换手术该手术是关节领域的高难手术,术后患者的双髋关节由原来的强直状态变为可活动状态,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显著改善。

怎样做到个性化、针对性的治疗呢?吴文特主任提及了自己曾治疗过的一个“冻结肩”案例。作为一种常见慢性疾病,冻结肩目前并没有特效药物,其病程可达1-2年甚至持续更长时间,“患者当时虽然没严重到必须手术治疗的地步,但是因肩关节活动受限呈冻结状态,除了肩部疼痛,患者穿衣、梳头甚至便后擦手纸等动作均感到困难,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如果采取常规措施治疗的话,1-2年的病程会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针对患者情况,我采取了‘口服药物+理疗+肩关节局部注药’治疗方案,两到三周后患者的症状就得到很大缓解,且治疗效果的持续时间也很理想。”

自从踏入医学的大门起,,吴文特主任始终将守护患者健康为目标。很多人称赞吴文特主任临床思维缜密、手术技巧娴熟、学术知识渊博、治学态度严谨,但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在尽一名医者的本分罢了。